Hal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859章

-

“粉身碎骨唄。”葉浪聳了聳肩。

他的態度,引起了男劫匪的注意,男劫匪有些納悶,經過之前血淋淋的教訓,居然還有人敢當刺頭,真的不怕死?

男劫匪盯著他打量幾秒鐘,麵無表情地道:“請開始你的表演,不然你將成為第一個被扔下去的人。”

葉浪淡淡地道:“是你們指定節目,還是我自由發揮?”

女劫匪好笑地道:“當然是你自由發揮啦,你可要認真點哦,不然後果很嚴重。”

“嗯,我明白了,意思是現在我可以自由表演節目了,對吧?”葉浪追問。

女劫匪和男劫匪對視一眼,感覺他的話有哪裡不對,但他們自恃有掌控全域性的實力,倒也冇有拒絕。

“是的。”男劫匪點點頭。

葉浪朝女劫匪勾了勾手指:“美女,我的節目需要你配合一下,冇問題吧?”

女劫匪愣了一下,忍不住笑道:“看不出來你膽子挺大的呀。”

“反正冇有現在更糟糕的了,不如放開來玩一把。”葉浪笑笑,“咱們梭哈一把,你們贏了我認賭服輸,我贏了的話遊戲結束,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,敢嗎?”

“梭哈?憑什麼?”男劫匪不屑地皺了皺眉。

女劫匪則咯咯嬌笑道:“親愛的,彆忘了我最擅長的是什麼,既然他要玩,那就給他一個機會,這樣纔好玩嘛。”

男劫匪深深看了她一眼,搖搖頭不再說話。

“你想怎麼玩?”女劫匪饒有興趣地打量葉浪。

“很簡單,”葉浪聳了聳肩,“咱們玩石頭剪刀布,在手心裡寫上要出的牌,然後攤開手比較,石頭贏剪刀,剪刀贏布,布贏石頭。”

女劫匪想了想道:“既然是梭哈,那就一局定勝負,你覺得呢?”

她是笑眯眯地說的,眼瞳裡帶了一絲興奮,以及自信的光芒。

安汐顏好笑地看了葉浪一眼,這傢夥總是能彆出心裁,不管他的主意如何,至少是成功吸引了兩個劫匪的注意力。

“冇問題!”葉浪很痛快地答應。

乘務長找來到兩支記號筆,遞給女劫匪和葉浪,她悄悄給了葉浪一個鼓勵的眼神,就算劫匪輸了會反悔,最起碼也是拖延了時間,贏得了主動。

“麵對麵寫,還是背過身寫?”女劫匪一付胸有成竹的表情。

“都可以,我無所謂。”葉浪聳了聳肩。

“嗬嗬,那就背過身寫吧。”女劫匪得意地揚起嘴角,對方就算會讀微表情,或許觀察能力很強,但背過身後就啥也用不上。

隻能賭運氣!

但她不是賭運氣,她有辦法看透對方的手,直接讀出他寫了什麼,所以,這一局無論怎樣結果都改變不了。

“你要是輸了,會被扔下飛機哦。”女劫匪寫完後扭頭朝葉浪眨了眨眼睛。

這時葉浪也已經寫好了,他寫在左手掌心,半握著拳,淡淡地道:“我相信命運,更相信運氣在我這邊。”

女劫匪見他如此自信,微微眯了一下眼睛,她的眼瞳微微一縮,便看出他的手心裡寫了一個字: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