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624章

-

這是葉浪第一次成功探入鬼王精炎內部,它裡麵彷彿是一個小世界,更準確地說是一個神奇的小空間。

在灰濛濛的空地上有一塊古老的石碑,上麵刻了不少古奧的銘文,它就是鬼王留下的精神印記。

葉浪要做的是抹掉上的古奧銘文,換上他自己的,這樣他就可以真正成為這裡的主人。

在這裡,他無法再藉助外力,也不能帶物理世界的匕首、槍炮之類的武器之類,隻能用他的精神力為武器,一點點地抹掉古奧銘文。

這個過程非常枯燥而令人鬱悶,他花了近一個時辰才抹掉上麵的一個字。

就在他以為還得這樣繼續下去的時候,赫然發現少了一個字的銘文一下子變弱了,它失去了靈性,也變得黯淡無光。

接下來他隻花了幾分鐘便將後麵的所有銘文全部抹掉,容易得讓他難以置信。

不過往上鐫刻精神銘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葉浪之前從未做過類似的事,隻是依據剛纔的銘文反推,用精神力將自己的意誌刻到神秘的石碑上。

他已經看出來,這塊石碑纔是鬼王精火最根本的所在。

它隻是顯現出石碑的樣子,實質並不是石碑,而是最精純本質的鬼炎力量凝聚而成。

如果說鬼炎有根,它就是鬼炎的根,把銘文刻在它上麵,也就等於真正擁有了它。

最終,葉浪隻刻下“修羅殿葉浪”五個字,其它地方全部留白,不是他不想刻,而是做這個實在太消耗精力,每一個字都重逾千鈞,累得他都不想動。

還有一個原因,他現在刻其它的都不合適。

他有一個新的想法,就是在石碑上刻一座法陣,這樣才能真正激發出它最大的威力。

在刻完字後,葉浪立馬有一種和石碑連成一體的奇妙感覺,彷彿石碑是他身體延伸出去的一部分,他能如臂使指地驅動它。

與此同時,他也堅定了一個想法,那就是石碑上可以刻陣,隻是現在冇有合適的火係法陣可用,暫時隻能這樣了。

鬼王銘文應該也是一個小陣法,但葉浪看不懂,也懶得去破解它,畢竟他和鬼王走的路完全不同,破解了也冇啥用。

葉浪不知道,數千裡外的一座深山之中,濃霧籠罩的一座高台之上,一個黑袍罩身的強者突然睜開眼,憤怒地朝東方看了一眼。

他的一道精炎被人抹去印記,但他隻能感應出大概的方向,並不知道是誰乾的。

“待本王閉關結束,必取爾首節,將爾挫骨揚灰!”鬼王恨恨地道。

他的聲音如同驚雷滾滾,震得四周黑霧如同煮沸似的翻滾,場麵越發詭異陰森,令人毛骨悚然。

渝河的遊艇上,判官驚異地走出艙房,朝西方的天空凝視,剛纔她突然心神不寧,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。

但西方的天空除了落霞外冇有其它異樣,她看了半晌冇有看出個所以然,但心頭的一抹陰霾始終揮之不去。

隻是覺得有件東西在永遠地離她而去,可惜無論如何她也想不到是那縷鬼王精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