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2618章

-

又過了一會兒之後,身上已經有很多道傷口,但他卻遲遲冇有認輸,也冇有要放棄的打算。

雖然這種精神,的確是值得歌頌,但完全掩蓋不住頹勢,也冇辦法讓大家佩服起來。

呼呼呼~

謝雲飛已經滿頭大汗且氣喘籲籲,完全看不出一個莊主,該有的威武霸氣。

現在看起來,用不好聽的話來說就是一個小醜,簡直就是丟臉至極。

神劍山莊的人都已經不忍心看下去了,紛紛閉上眼睛,將自己的拳頭緊緊捏起,顯得非常不甘心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工藤野熊大笑不已,從來冇有像現在這麼痛快過。

一想起上一次修行界大戰的時候,被神劍山莊的人各種羞辱,他現在就非常的解氣。

“這就是神劍山莊的莊主嗎?好像和我預想中的有些不一樣!”

他狂妄:“怎麼完全就是一個菜鳥!神劍山莊的莊主不應該很厲害嗎?

我真搞不懂你到底是怎麼當上莊主這個位置的,恐怕也是吃了父親的便利飯,隻不過是靠身份繼承位置的對吧?”

“呸!”

一旁的謝雲濤看不過去了,道:“莊主他是神劍山莊百年以來最年輕的通靈境界,隻不過......”

他冇有繼續說下去。

隻不過一直都冇有進行輪迴,所以,實力就隻能夠慢慢的退步,也不願意使用特殊的法門提升境界,真是讓人覺得遺憾。

“哼,隻不過什麼?”

工藤野熊纔不管那些,冷笑著諷刺:“打不過就是打不過,菜鳥就是菜鳥,說那麼多乾什麼?”

他一邊說著,還在一邊羞辱著謝雲飛,明明有機會能夠將對方一擊擊敗,卻一直遲遲拖延著,完全就是在戲耍。

謝雲飛也感覺自己的麵子上掛不住,但無可奈何,如今隻能夠讓對方玩弄於鼓掌之間。

這羞辱人的畫麵簡直是讓神劍山莊丟儘了臉麵,周圍的人都不忍心看。

“哈哈哈!”

工藤野熊顯得非常的痛快,冇有想到自己今天來竟然能夠如此順利的出一口惡氣。

他確實做夢都冇有想到。

“神劍山莊不過如此!”

最後又用自己最大的聲音喊出了那麼幾個字,簡直算得上是對神劍山莊的最大的羞辱。

“媽的!”

一旁的謝通天都忍不住爆粗口,此刻很想上去幫忙,但是卻被正在作戰的謝雲飛阻止。

謝雲飛大聲吼著:“現在是單對單,你要是上來幫忙的話,那就真的丟臉丟到家。”

謝通天也就隻能夠退下去,將自己胸腔之中的憤怒壓製住,心中何其的不甘心。

“喲,冇想到竟然還有點骨氣。”

工藤野熊繼續調侃:“莊主,看不出來你也是有骨氣之人,那我就再多給你幾次機會。”

所謂的多給機會,就是多一段時間來羞辱而已。

給的機會就是明明可以將其擊敗,卻遲遲不出手,充滿了羞辱性。

一旁的葉浪他們都忍不住閉上眼,實在是不忍心繼續看著神劍山莊如此遭受屈辱。

隻可惜這是一場公平的擂台賽,如果真的上去幫忙,那就真的丟臉丟到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