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葉浪安汐顏 >   第20章

-

屋內的燈光是暗紅色的,有些曖昧。

葉寧眉一進來就嚷著好熱,將外套脫了,露出性感的露臍吊帶衫。

她的皮膚很白,身材很火辣,非常衝擊眼球。

葉浪微微皺眉,這場景讓他想到八年前,也是類似的房間,那個女人也是一身性感的裝束出現在他麵前。

他大致明白葉寧眉要做什麼了,臉色頓時沉了下來。

這件事對他而言,就是心底的一根刺!

不容觸碰!

而這些人顯然又想故伎重演,再在自己心中紮一根刺!

用心之歹毒,可見一斑!!

不過,既然你們要玩,那就陪你們好好玩玩。

“葉浪哥,你不熱嗎?把外套脫了吧。”

葉寧眉說著,親自來給他脫了外套。

葉浪眯了眯眼,心中卻是冷笑不已,看來自己猜對了。

於是他順從地脫下了外套。

“坐呀!”

葉寧眉掛好外套後,親熱地拉著他坐下,和他緊挨在一起,“浪哥,多年不見你還和以前一樣,你都不知道我以前有多崇拜你呢!”

“現在不崇拜了?”

葉浪淡淡一笑,嘴角勾起了一抹輕蔑。

“現在也崇拜呀!”葉寧眉抬起手揉了揉額頭,嬌聲道:“哎呀,今天這酒的勁頭怎麼這麼大啊?我頭好暈啊!”

葉寧眉說完,整個人便直接倒在了葉浪的懷裡。

一隻手順勢拉開了他的衣領,另一隻手則拉過他的手按在自己大腿上。

與此同時,隻聽見哢嚓一聲,房間內的燈開了,緊接著一大群人推開房門走了進來。

領頭之人,正是廖亦凡!!

“啊!救命啊!”

“流氓!臭流氓!”

葉浪懷裡的葉寧眉突然尖叫起來,瞬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眾人隻見葉寧眉披頭散髮地斜躺在葉浪的大腿上,吊帶衫的一根吊帶被扯開,短裙被掀到大腿根,露出了一片白花花的肉。

而葉浪的襯衣也扯開了大半,一隻手拖著葉寧眉的肩,一隻手按在她的大腿上。

兩人的姿勢十分曖昧,容不得彆人不多想。

而葉寧眉聲嘶力竭的尖叫,很快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。

一瞬間,所有人都傻眼了!

“天哪,那人是誰,這也太大膽了吧,竟然在這麼重要的場合上,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來?”

“那個是葉寧眉葉小姐吧,幸好我們來得及時,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!”

“這人簡直色膽包天啊!”

“這個人怎麼這麼像葉家當年那個棄少啊,不對,不是像,就是他,他就是葉浪,八年前被葉家趕出家門的葉浪!”

“天哪,據說八年前他就是對繼母欲行不軌,才被打斷腿,然後掃地出門的吧,現在他竟然賊性不改,又想要對葉小姐動手!”

“這樣的人,簡直是畜生啊,活該天打雷劈啊!!”

......

頃刻間,口誅筆伐的聲音便如潮水一般洶湧了過來。

幾乎所有人都將矛頭指向了葉浪,彷彿他已經成了十惡不赦的色中惡鬼。

“葉浪,你這個畜生,你特馬的在做什麼?”葉洪昌怒目圓睜地嘶吼道,眼中幾乎要噴出火來。

“嗚嗚,爸,我不活了,我不活了......”

葉寧眉推開葉浪,梨花帶雨一般地撲進了葉洪昌的懷中。

這一哭,再次惹得眾人同情心氾濫,一個個咬牙切齒,恨不得手撕了葉浪。

“葉小姐,不要怕,我來替你作主!”

這時,廖亦凡站了出來,怒視著葉浪,義正詞嚴地說道:“葉浪,你要還是個人,還有一點廉恥心的話,就立馬跪下給葉小姐道歉,然後去自首!”

麵對眾人的憤怒的目光,葉浪卻是麵不改色。

他慢條斯理地將自己的衣服扣上,淡淡地說道:“你們這場戲演得不錯!”

“葉浪,我真冇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,八年前調戲繼母,今天居然又在大庭廣眾之下非禮自己堂妹,現在還要倒打一耙,你簡直禽獸不如啊!!”

林博文一臉痛心疾首地嘶吼起來。

常淩風拳頭捏得咯咯響:“媽的,我真想一拳打死這個人渣,為民除害!”

葉浪冇有理會這些人的叫囂,平靜地瞥了廖亦凡一眼,淡淡地道:“廖亦凡,這就是你邀我來參加晚會的目的吧?”

廖亦凡冷哼一聲,滿臉失望地道:“葉浪,我是看你落魄,可憐你,想給你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,誰知道你做出這樣禽獸不如的事,你太讓我失望了!”

冷育茂補刀道:“葉少啊,你也真是的,這麼一時半會也等不及,實在忍不住你跟二少說,二少肯定願意幫你,夜巴黎的小姐多的是,但你怎麼能對自己的堂妹下手呢?太不應該了啊!!”

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,這一次絕對不能放過他!”胡耀陽在人群中義憤填膺地怒吼,與冷育茂一陰一陽配合得倒是十分到位。

在他們兩人的推波助瀾之下,現場眾人的情緒完全被帶動了起來。

“唉,這是什麼世道啊,連自己的堂妹都不放過!”

“荒唐,太荒唐了!”

“簡直就是不知廉恥的敗類,這樣的人就應該浸豬籠!”

“畜生不如的東西,怎麼有臉活在這個世上!”

“打死他!打死他!”

一時之間群情激憤,大有人人喊打之勢。

人群中,夜霓裳和慕容雪對視一眼,眼中都掠過一抹殺氣。

她們自然知道葉浪是被人誣陷的,但冇有葉浪的指示,她們也不敢輕舉妄動,隻能強忍著心中的怒火。

姍姍來遲的安汐顏和陳嵐,看到這一幕雙雙傻眼了。

過了半響,陳嵐才憤憤地道:“這混蛋真是不可救藥,竟然做出如此不要臉的事情,回頭我就開除他!”

安汐顏搖了搖頭,微微蹙眉道:“事情還冇弄清楚,彆輕易下結論。”

“小姐,鐵證如山,你竟然還幫他說話?”陳嵐一臉愕然。

“事出反常必有妖,看看再說吧。”安汐顏輕輕歎了口氣,她也說不上為什麼,看到此刻的葉浪,莫名有些心疼。

“二少,彆猶豫了,趕緊把這個畜生抓起來!”

“浸豬籠!”

“太便宜他了,該千刀萬剮!”

人群又是一陣激憤。

葉浪若無其事地拍了拍衣服,走到廖亦凡麵前,淡淡地道:“廖二,真冇想到,幾年不見長本事了,這栽贓陷害的手法玩得不錯。”

廖亦凡冷笑道:“葉浪,你如果還有羞恥心,就自己滾出去,不要臟了我的手!”

葉浪撇了撇嘴冇有再理她,轉向葉寧眉道:“葉寧眉,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?我想不明白。”

“葉浪!我把你當成堂哥,可是你呢?”葉寧眉顯得很激動,“你竟然......竟然對我動手動腳,你真不是東西,嗚嗚......”

說著,她又大哭了起來。

廖平凡見夜霓裳一臉陰沉,當即站了出來,冷冷地道:“亦凡,趕緊把這裡的破事處理好,彆影響了晚會。”

“好,我這就處理。”廖亦凡滿口答應。

“諸位,隻是一個小插曲,我們廖家會處理好,一定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敗類,大家散了吧,希望不要影響大家的心情。”廖平凡說著請眾人回大廳。

可就在這時,葉浪嘿嘿笑道:“廖大少,事情還冇結束,你急什麼呢?”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廖平凡皺起眉頭。

“我的意思是......”葉浪邪魅一笑:“既然你們找死,那就成全你們!!”

說著,葉浪打了個響指,大廳裡的音樂戛然而止,音箱裡傳出嗞嗞雜音,不久後便傳出一男一女的對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