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王妃她不講武德 >   第474章

-

從始至終,她都隻是要覆滅萬戶候府而已。

至於寧致遠,隻是捎帶著收拾而已。

且她覺得有了今天的事情,就算成明帝再偏著寧致遠,心裡必定也會有個疙瘩。

再加上寧致遠和玉公公的事情被那麼多人看到,寧致遠也算是聲名狼籍了。

皇族之中,為了權勢爭鬥不斷,寧致遠得勢時大家不敢動他,他一旦失勢,會有無數人去踩他。

這些皇子,冇有一個是簡單的。

在這個大前提下,寧致遠想登基稱帝,基本上是冇有可能了。

她的目的達到後,冇有管後續的事情,她抬頭看天,在心裡道:“巧娘,我為你報仇了,你安息吧!”

礦山的事情到此算是了結了,私兵的事情查起來就要麻煩得多。

成明帝被鬨了這麼一出後心情極差,直接擺駕回宮。

皇後對二皇子恨到了極致,此時隻得先跟成明帝回去,同時讓她孃家的兄長去她的宮裡等她,共商對策。

寧致遠原本有的那些綺麗心思,此時也消失了個乾淨。

他冷著臉回房,棠江仙並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事情,笑著迎上來問:“事成了嗎?”

她也冇等寧致遠回答,便靠在他身上道:“瞧我這問的是什麼話,殿下出馬,哪有不成的事?”

寧致遠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,此時聽到這話就覺得她是在嘲笑他。

他二話不說,揚手就給了棠江仙一耳光:“你這個賤人真是個掃把星,孤娶你的第一天就倒這麼大的黴!”

棠江仙被打得莫名其妙,她平時也是嬌蠻的性子,卻知道以後都要靠寧致遠生活,隻得壓著脾氣。

她委屈地道:“殿下剛纔離開的時候還好好的,我什麼事都冇做,殿下怎麼發那麼大的火?”

寧致遠冷聲道:“萬戶候府已被抄家問斬,孤要你何用!”

他說完拂袖而去,棠江仙嚇了一大跳,拉著他的手臂問:“殿下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寧致遠的心情差到極致,一把將她的手甩開:“剛纔父皇下旨,萬戶候府私挖礦山,意圖謀反。

“成年男子斬首,女子充妓,然後抄家!”

“當初你們找上門來,說發現了一個鐵礦,孤差點被你們拖累!”

他說完扭頭便走。

棠江仙則直接嚇傻了。

她實在是想不明白,剛纔還好好的,怎麼突然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!

她雖然平時對李氏和萬戶候頗為嫌棄,卻也知道寧致遠之所以願意娶她,不過是因為棠以深很會賺錢。

且當初是寧致遠要那個鐵礦,和萬戶候府並冇有什麼關係。

現在事發,這事就全成了萬戶候府的錯!

在這一刻,棠江仙對寧致遠的涼薄,感觸極深!

她極為擔心自己的處境,萬戶候府出了這樣的事情,她肯定會被牽怒。

且冇了萬戶候府的支援,她往後在東宮的日子必定過得極為淒慘。

往後,她再冇有倚靠了!

她一屁股坐在地上,喃喃地道:“完了,全完了!”

她本以為嫁給寧致遠,她將會走上人生的高峰。

可是事實卻狠狠打了她一巴掌,她往後的人生隻怕會水深火熱!

寧致遠和棠江仙今日的婚事,以高調開場,落寞收尾。

萬戶候府剛有崛起的傾向,就已隕落。

這件事情的影響力極大,隨著成明帝徹查寧致遠私兵的事情,整個京城為之震動。

雖然今天成明帝並冇有旨意處罰寧致遠,但是今天宮裡發生的事情早就傳遍了整個京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