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王妃她不講武德 >   第1936章

-

他問道:“我之前讓去收集的關於皇太女的資訊,有新的進展嗎?”

管事搖頭:“從戎州去玉城十分遙遠,關於皇太女的訊息有國主在,很難打聽到有用的訊息。”

沐雲修點頭,他咳嗽著起身,讓管事準備紙筆,把最近發生的事情羅列了一遍。

他列完之後,再把和這些事件相關的人列了一遍。

這些事件之中,除了陸閒塵外,都和秋霜有著這樣或者那樣的聯絡。

沐雲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,他的心裡生出一個猜想:秋霜會不會是皇太女?

這個念頭冒進他的腦中之後,下意識就被他否認。

原因也很簡單,那就是秋霜無論是言行還是舉止,都不像是個有心機的人。

她有著小狡黠,卻絕對不是心機深沉的人。

更不要說,他對她說過的話,做過推演,還換過方式問過她。

不管他從哪個角度去問她,她都能給出和她說過的話的細節類似的答案。

這種情況下,除非那個人是個超級撒謊高手,記住了自己說過的每個細節,否則的話就隻可能是事實。

秋霜是撒謊高手嗎?

沐雲修怎麼想都覺得不像。

可是如果秋霜不是皇太女,皇太女又是誰?

沐雲修冇有答案,就又咳了起來。

他在咳嗽的時候,不知道怎麼回事,眼前浮現出一幕:

他震驚地看著秋霜道:“是你?”

秋霜翻著白眼,雙手插著腰,臉上再無一分她在他麵前纔有的純良:“冇錯,是我!”

沐雲修腦中出現這一幕的時候,整個人是震驚的。

如果秋霜在他麵前的樣子都是裝的話,那她的心機又有多深?

他心裡驚疑一定,不知道眼前這不存在於他記憶中的這一幕從何而來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但是他心裡有一種感覺,這事曾真的發生過!

可是為什麼他一點印象都冇有?

他原本就病得極重,這會思慮一重,身體就又跟他唱起了反調,再次暈了過去。

管事大驚,忙將他扶住,讓人去請大夫。

隻是沐雲修現在這樣的情況,隻要來的不是鬼醫,就很難扭轉他的病情。

於是他再次高燒,陷入沉睡。

在沐雲修對棠妙心生出懷疑的時候,弄琴領著姬萌魚來了。

弄琴趾高氣揚地道:“王妃有命,往後由姬大夫照看世子,爾等從旁協助。”

她自從上次定北王妃對棠妙心展現出欣賞的意思後,她就非常不喜歡棠妙心。

她知道姬萌魚和定北王妃的事,知道他和棠妙心之前爆發過小矛盾,她便趁機在此時向姬萌魚示好。

棠妙心看了姬萌魚一眼,他的表情十分複雜,卻還是道:“以後不管你們要做什麼,都需要向我報備。”

棠妙心和書秀冇有說話,陸閒塵冷聲道: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弄琴看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這是王妃關心世子,特意拔了個人來給世子用。”

“世子不是總說前王妃附身在王妃身上嗎?王妃這是來履行做母妃的職責,特意來關心世子。”

陸閒塵:“……”

這話他一時間竟不知道要如何反駁。

畢竟這些天來,他們搞事最大的特色就是前王妃附身在現任王妃的身上。

其實這事也是把雙刃劍,他們可以用這事來噁心定北王妃,她也可以用這事來噁心陸閒塵。

弄琴看了陸閒塵一眼,眼裡滿是鄙視。

也是陸閒塵之前運氣好,鬨完那出事後,定北王就禁了定北王妃的足,再加上定北王妃毀了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