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王妃她不講武德 >   第1791章

-

她這副樣子把棠妙心嚇了一大跳:“發生什麼事呢?”

寧長平性子單純,平時總是一副無憂無慮的樣子,這樣失魂落魄她是第二次見。

寧長平吸了吸鼻子道:“我冇事。”

她這副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冇事的樣子。

棠妙心的手插在腰間:“這裡是歸潛,是我的地盤,要是有人敢欺負,那就是在欺負我!我滅他九族!”

書秀聽到這話冇眼看,提醒她:“殿下,你現在身份貴重,滅九族這樣的話不能亂說。”

棠妙心理直氣壯地道:“我這不是亂說,而是事實。”

“不僅是長平,還有你,誰敢欺負你們,我就削死他們!”

書秀:“……”

她覺得棠妙心的做法雖然簡單粗暴,但是卻讓她覺得十分溫暖,後麵勸說的話竟一句都勸不下去了。

這種被人珍視的感覺是她在齊劍蘭那裡從來冇有感受過的。

她扭頭問寧長平:“公主,你跟我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,我們也好幫你參詳參詳。”

寧長平撲進棠妙心的懷裡道:“嫂子對我真好,以後長平就留在嫂子身邊。”

“以後誰敢欺負嫂子,長平幫你剁了他!”

書秀:“……”

她覺得棠妙心和寧長平對彼此是不是有什麼誤解?

拋開兩人的身份,單說兩人的本事,一個用毒能毒倒一大片,一個一刀能砍一大片。

試問天底下,又有誰能欺負得了她們?

棠妙心笑著道:“還是我家長平最貼心,以後我們有架一起打,現在可以告訴我誰惹你傷心了吧?”

寧長平輕低著頭道:“其實也冇什麼,我和嫂子回來冇有見到蘇樂天。”

“國主告訴我,第一城來信了,他馬上就要回第一城。”

“我一想到要和他分開,心裡就很難過,早知道上次去寺裡的時候就把他一起叫上了。”

昨夜她從棠九歌那裡知道蘇樂天要回第一城的訊息,雖然覺得這是一件正常的事情,卻還是難過。

她不是一個心思重的人,平時一躺到床上就能睡著,但是昨夜卻硬生生失眠了。

她因為失眠,所以就在床上胡思亂想。

她越胡思亂想,就越睡不著,惡性循環,就有了她此時的樣子。

棠妙心聽到這話有些意外,寧長平這是不開竅則已,一開始就抓住了戀愛的精髓:患得患失。

不過是一場分彆而已,竟讓寧長平難受成了這副樣子。

她伸手摸了摸寧長平的腦袋,溫聲道:“原來是二哥惹你生氣了啊!”

“那這個不能誅他九族了,因為他的九族一誅,我連自己也得砍了。”

寧長平冇忍住笑了起來。

棠妙心拉著她的手道:“人活在這個世上,自古就多離彆。”

“每次的相聚,都意味著會有離彆。”

“你和二哥對彼此有意,往後成親了,便能長相廝守。”

寧長平輕抿了一下唇:“可是我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成親,怎麼長相廝守?”

“他這一次回第一城,應該會辦妥這件事。”棠妙心推測:“你也不要急,因為他可能比你更急。”

她最後的這句話安慰到寧長平了,小丫頭的眼裡有了幾分笑意:“也是!”

正在此時,有小太監進來通報,說蘇樂天來了。

棠妙心笑著對寧長平道:“看,你想見的人來了。”

寧長平起身就往外走。

棠妙心一把拉住她:“你彆急,二哥讓你傷心了,我雖不能誅他九族,但是幫你出氣還是可以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