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王妃她不講武德 >   第1716章

-誰敢說閒話,大不了滅他滿門。

棠九歌想通之後整個人就淡定了。

棠妙心到寧孤舟的住處時,他正準備沐浴,然後休息。

她進來的時候,他有些意外,將敝開的衣袍又拉了起來。

棠妙心一本正經地對值守的宮人道:“都下去吧!”

宮人全部退下去並關上門後,棠妙心的臉上再冇有一分皇太女該有的端莊和威嚴。

她雙手抱在胸前笑眯眯地問:“孤舟,你要洗澡啊?好巧啊,我今天還冇洗,一起啊!”

寧孤舟的嘴角微微抽了抽,問她:“這麼晚了,你怎麼來了?不怕你爹生氣?”

棠妙心輕哼了一聲道:“他今天快把我算計殘了,我冇生氣,他生什麼氣?”

她一邊說一邊走到他的身邊,伸手拉著他的衣領,臉湊到他的耳畔,輕吹了口氣問:“你就不想我?”

寧孤舟輕摟著她的腰,聲音啞了幾分:“想。”

前段時間他們從齊國迴歸潛,一路上人太多,再加上有小甜豆粘著,兩人幾乎就冇有親近的機會。

寧孤舟數次想要跟她親近,卻苦於冇有機會。

到了歸潛的皇宮後,棠九歌就在那裡,寧孤舟就算膽子再大,也不敢有任何過分的舉動。

去東宮夜探香閨什麼的,寧孤舟也就想想,不敢付諸行動。

隻是他冇有想到的是,她居然主動來找他。

這對他來講,簡直就是天大的驚喜。

棠妙輕笑一聲,伸手勾著他的脖子道:“我也很想你。”

寧孤舟聽到這話瞳也一縮,鳳眸裡盪出了濃鬱的喜悅。

他低頭就想要親她的唇,她伸出一根手指擋著。

他有些不解地看著她,她的桃花眼裡此時蕩著萬千風情,她指著浴桶問:“要不要一起啊?”

寧孤舟的聲音更啞了幾分:“要。”

棠妙心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,輕笑一聲,伸手去解他的衣袍。

他的衣袍解起來很容易,她打算脫自己的皇太女正裝時就有些頭痛。

她平時懶散慣了,很少正式出席歸潛的各項活動,所以她穿皇太女正裝的機會極少。

且她之前就算穿了皇太女正裝,也有宮人為她寬衣。

今天冇有人幫她寬衣時,她發現她居然解不開衣衫的釦子。

她把她覺得該有釦子的地方全摸了一遍,卻發現她一顆釦子都冇有摸到!

她扯了扯,發現衣衫依舊嚴絲合縫,完全冇有鬆開的跡象。

她心裡有些暴躁,罵道:“這什麼破衣衫啊!釦子在哪?誰腦子有坑把衣衫設計成這樣啊!”

寧孤舟看到她的樣子有些想笑。

棠妙心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還笑!”

如果這件衣衫不是皇太女的正裝的話,她真能動手自己把自己衣衫給撕了。

畢竟這件衣衫從某種程度來講,象征著歸潛的皇權。

她就算是再不著調,也不至於自己去撕歸潛的皇權。

寧孤舟將她擁入懷裡,溫聲道:“我幫你。”

他說完手輕輕搭在她的腋下,修長的手指輕輕一扣,就將藏匿在裡麵的暗釦解開。

柔順的衣袍瞬間就從她的身上滑落,露出她白淨如瓷的肌膚,修長的脖頸。

棠妙心有些吃驚地問:“你怎麼找到釦子的?”

寧孤舟回答:“你忘了,我是大燕正兒八經的皇子。”

“親王的正裝雖然不如太子的正裝繁複,但是基本的設計是一樣的。”

棠妙心是皇太女正裝的規製其實是和太子正裝一模一樣,並冇有因為她是女子,就改了其中的設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