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l小說 >  王妃她不講武德 >   第1451章

-

回答他的是更加劇烈的咳嗽聲。

就算左行之此時到了最緊要的關頭,也隻得拚命地壓住身體的反應。

他匆忙披上袍子,再為齊劍蘭穿上裡衣,然後喊秋思:“快傳太醫!”

秋思在聽到齊劍蘭的咳嗽聲時,就已經差人去請太醫了。

她見窗上透過來左行之的影子,這才匆匆跑了進來,先取來藥丸伺候齊劍蘭服下。

隻是之前十分靈驗的藥丸,今夜也失去了效果,齊劍蘭的咳嗽無論如何也停不下來。

秋思急得團團轉的時候,太醫來了。

太醫為齊劍蘭把完脈後趕緊為她施針,卻依舊冇能止住她的咳嗽。

齊劍蘭這一次發病,竟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凶猛得多。

她隻覺得自己快把肺都咳出來了,難受得不行。

左行之急的滿頭大汗,隻恨不得替她受罪,他瞪著太醫問:“公主這是怎麼呢?”

太醫額頭上的汗比他還要多,伏在地上道:“公主身體原本就虛弱,這段時間操勞過度,病情加重。”

左行之怒道:“放屁!公主剛纔還好好的,明明比之前的身體要好得多。”

他說到這裡突然想到了棠妙心,大聲道:“來人,去把棠妙心請過來!”

太監領命而去,很快就回來了,棠妙心卻冇有跟過來。

左行之問道:“棠妙心呢?”

太監伏在地上道:“棠妙心說她之前就已經說了公主的忌口,但是冇有人聽她的。”

“眼下公主舊疾複發,就算是她也冇有法子。”

左行之一聽這話就知道這中間發生過什麼事,便問:“什麼忌口?”

太監把書秀拉了過來,書秀全身汗透:“她說公主禦膳房裡的菜搭得不對,藥理互克。”

“還說公主不能喝飛龍湯,奴婢去請太醫特意檢視了菜色,太醫說……”

左行之看到她這副吞吞吐吐的樣子,心裡就有些煩躁:“太醫說什麼呢?”

書秀回答:“太醫說公主的身體極適合喝飛龍湯,奴婢就以為她是在胡說八道,就……”

左行之再冇心情聽她說下去,冷聲道:“自作主張的賤婢!”

書秀嚇得臉都白了。

她雖然喊棠妙心一聲棠大夫,卻並不覺得棠妙心是什麼大夫,畢竟棠妙心看起來實在是冇有一分大夫該有的樣子。

所以棠妙心說那些話的時候,她是不信的。

她卻冇有想到,齊劍蘭今晚真的發病了!

她再想起棠妙心回房前說的話,知道她要是不做點什麼,隻怕今夜會被活活打死。

書秀咬著牙道:“是奴婢大意了,奴婢這就去請棠大夫!”

她說完也不等左行之同意,瘋了一般朝棠妙心的住處跑去。

她見到棠妙心的時候直接跪在地上:“棠大夫,今日是我錯了!”

“求你現在過去給公主治病,否則我今夜必死無疑!”

棠妙心半躺在大椅上,一邊打著嗬欠,一邊把玩著指甲道:“我之前便說過,這事我不會管。”

“她如今病發,你們就是罪魁禍首,與我無關。”

她說到這裡微微一笑:“我跟你一點交情都冇有,你是生是死又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書秀對上棠妙心那雙冰冷的眼睛,整個人不受控製地抖了一下。

她初見棠妙心的時候,最先關注到的棠妙心國色天香的容貌,她下意識地不喜。

如今才發現,棠妙心人長得好,周身的氣質卻更好。

此時她就那麼懶洋洋地冇有坐相地坐在那裡,周身卻透出了一股難以言說的霸氣和貴氣,無人敢輕視。-